2018年03月15日
第A01版:焦点新闻

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大学经济学系主任杨德才:

深化企业税费改革 激发实体经济内生动力

智库专家·视点

杨德才有多个身份:经济学家、南京大学经济学系主任、南京大学民营经济研究所所长、南京大学商学院教授、致公党江苏省委副主委,等等。今年,他又多了一个身份,那就是全国政协委员。第一次参加全国两会,对他而言,是荣耀,更是责任。实体经济的发展关系着国计民生,一直以来都是热点中的热点。早在上会之前,杨德才便展开了相关调研,结合专业所长,为两会带去了自己的声音。

研读完政府工作报告,杨德才对于过去五年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所取得的历史性成就感触颇深。“国内生产总值从54万亿元增加到82.7万亿元,年均增长7.1%。中国已牢牢坐稳世界经济第二把交椅,非常了不起!”分析原因,杨德才说,有两个方面的指标不容忽视。一个是国内经济结构不断优化,主要体现在消费稳稳地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驾马车,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不断提升,已经提高到58.8%,这一指标与最发达国家的80%左右,差距正逐渐缩小。另一个是经济增长新动能培育壮大,中国整个社会的研发投入不断增长,科技进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已经提高到57.5%,靠创新驱动的增长趋势非常明显。

“虽然过去五年经济发展成绩突出,但要从高速度向高质量转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杨德才话锋一转,“经济增长不管是靠投资还是靠消费,是靠原来的资源要素推动还是靠创新驱动,最终都是由市场主体来推动的。但目前,实体经济还面临着比较大的困难。”

作为中国实体经济活跃度的“晴雨表”,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一直备受关注。杨德才告诉记者,这一指标不甚乐观。近年来,我国民间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不断下降,目前仅为6%多一点。而这一数字,在最高的时候达到20%左右。“2016年上半年的时候下降到最低点,只有2%左右,此后虽有所回升,但效果并不明显。现在,整个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还没有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高,这个结果表明,民间投资很不旺盛。”

另外,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采购经理指数PMI来看,中小微企业的PMI有点“惨不忍睹”,均低于50%荣枯线。“企业越小,PMI就越低。可是,中国实体经济的主体主要是中小企业或是小微企业。要改变这种低迷的状况,就必须要让民间投资有钱可赚。现在为什么赚不到钱,主要是税负过高。”杨德才进一步解释道,民营企业的税费负担不仅包括按国家税法规定的税率征收的正税负担,还包括“五险一金”、行政事业性收费、政府性基金以及用人成本、用地成本等非税负担。“无论是从企业自身发展角度,还是从参与国际竞争角度,中国进行税负改革都已是箭在弦上。”

“在我国,正税负担实际上不是很高。如果仅谈正税负担,中国税收收入占GDP的比重不到20%。对于中国企业来说,更大的负担是非税负担。如果把这个算进去,那中国的企业税负负担就是非常高的。”杨德才说,对于正税,最近几年,改革力度比较大,比如营改增,就将中国征了66年的营业税彻底废止了。但其实非税这一方面也同样需要关注,这不是企业内部就能够解决的,需要政府层面来统一规划。“比如五险一金的缴存比例能不能调,住房公积金从不低于5%、不高于12%调整为不低于3%、不高于8%,这些都是可以探讨的。交通运输成本、用地成本等等,不仅是国家层面可以出台相关意见,地方也可以积极采取措施,共同做好减负文章。”

在他看来,对企业税费的减免,虽然暂时可能会使政府的收入有所降低,但从长远来看,有利于培育更多税源、促进税收收入增长。为此,目前,一方面应启动国家行政体制改革,精简机构,精简人员,节省财政支出,为减轻企业税费负担创造条件;另一方面应加大市场化改革步伐,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培育更多市场主体,逐渐增加税收收入。一旦市场主体增多或民营企业利润提升,就会诱发更多民间资本进行投资,民营经济就会发展得更好更快,从而进一步提升民营企业盈利能力。

除了税费改革外,杨德才还表示,要注重激发企业的内生动力,更好地发展实体经济;政府要为企业家营造良好的发展环境,加大“放管服”改革力度,破解“玻璃门”“弹簧门”“旋转门”等诸多问题。同时,还应进一步开放市场,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让民营资本参与到更多行业中,从而提高要素配置效率。

江苏经济报记者 洪姝翌

集团数字报刊 : 新华日报 | 扬子晚报 | 大学生村官报 | 南京晨报 | 江苏经济报 | 江苏法制报
2018-03-15 智库专家·视点 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大学经济学系主任杨德才: 4 4 江苏经济报 c455885.html 1 深化企业税费改革 激发实体经济内生动力